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

11号线,伴你走向诗意的回家路

发布日期:2017-07-28 浏览次数:23

小时候,回家的路很长,妈妈从南翔的单位回趟徐家汇的家,要花上半天的时间,所以只能每周回家一次;现在,这段路很长也很短,只要搭上11号线,从南翔到徐家汇,要不了1个小时。

  在地下空间,两个小时穿行81.4公里,可以从城市的一头直达另一头,从一个城市跨越到另一个城市。11号线,是全国首条跨省轨道交通线,也是上海乃至全世界最长的地铁线。11号线更是二运企业2号、11号、13号三条地铁线“爱”、“家”、“缘”里的“家”。在11号线人眼里,它不再是匆忙去上班、着急赶回家的代步工具,而是魔都一种“诗意”的存在:只要搭上这班“诗意号”地铁,回家的路不再迷茫,生活的路充满欢笑。11号线承载了无数人的回家梦。

  为了市民便捷出行,11号线人舍小家为大家,背后的故事让人动容:王青和郑凯,是11号线有名的站长夫妻,一个是迪士尼站的副站长,一个是嘉定西站的站长,他们的岗位恰巧在11号线的两头,而家却远在杨浦,每天回家的路虽然很辛苦,但是他们无怨无悔;

  家住金山的11号线乘务班组长陆伟,每天凌晨天还没亮就出发,日落才到家,“儿子睡觉我出门,回家他又睡着了”,这位别人眼里的“阳光班组长”,笑称自己为“灯光下的班组长”,以站为家的他,带出了一支年轻有战斗力的列车司机生力军;

  还有江苏路站“高能”站长刘伟璋,从11号线开通前入驻筹备,到接任安亭区域站长、上海赛车场站长,再亲手把安亭四个站“嫁”到昆山,这位行车业务“技术控”,是11号线“拓荒者”中的一员,伴随11号线一起成家立业。他还是位有情怀的帅气站长,去年“双11”,他请来了4位来自地铁和民间的“画家”,在江苏路站内现场涂鸦一幅“爱”的作品,掀起一股爱的“潮”学问,让搭地铁的人感受到一份地铁人的爱的关怀。

  爱情在这里出发,生活从这里回家。11号线,梦想着以更准点的抵达、更安全的旅程、更温暖的服务……伴着大家驶向人生一个又一个驿站。

  “跑男”陆伟以站为家

  见到陆伟那天,他应该休息。“下午班组要开会,就索性不回家了。”他淡然一笑,我帮他算了下,昨天凌晨五点从家里出发,到今天下午开完会回到家,大概已在外36个小时。  他是个金山“跑男”,过去,每天需要先到指定上班点汶水路再乘企业班车1个小时到上海赛车场站出勤,真的是“天不亮就出门,天黑了还在路上”。最近,领导找他商量,出勤点改在浦东三林,他二话没说一口答应,“反正单程还是2个半小时,多花10分钟在路上也没差。”

  陆伟调侃道,别人都赞我是“阳光下的班组长”,其实我和阳光照面的机会不是很多。每天凌晨五点出发上班,下班回到家已是晚上八九点,几乎见不到太阳,每天陪伴我最多的,是地下隧道里的节能灯泡,所以我只能算“灯光下的班组长”。

  可正是这位年轻的乘务班长和他的85后、90后司机同事,研究出一套“多点出勤”的管理模式,打破了上海地铁司机多年来沿用的单点出勤的管理模式,减少了他们的疲劳驾驶。他的团队因此斩获上海青年文明号等荣誉,他也获得了2010-2014年度上海市劳模。

  地铁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安全出行,陆伟常说:手柄轻四两,责任重千斤。11号线全程81.4公里,38个站,行车路线复杂,3种列车车型光排故手册预案就有100多条,陆伟要求组员记得滚瓜烂熟。“司机夜班17点上车,兄弟们16点就早早到了,每个夜班过上几条,班组会上拿出排故手册背一背,每天都要温故知新。”

  陆伟说,现在虽然不大上一线开车了,但手下有58个司机,比以前开车时压力还要大得多。万一哪个组员的列车发生故障,我要马上奔赴现场,最好无限接近故障车,实在不行,就远程指挥排故。大家说,列车万一遇到紧急故障,有陆伟在就不慌了。

  王青、郑凯唱响站长恋歌

  二运企业的不少地铁员工都知道,11号线有对恩爱夫妻,妻子王青是线路最东面的迪士尼站副站长,丈夫郑凯却在60公里外的另一头———嘉定西站做站长,遥远的距离隔不开的是爱情,每天到了饭点,两人都会通个电话,问吃些什么,满满的恩爱。不过身边熟悉的同事知道,两人并非是在“秀恩爱”,而是因为工作忙,每周只有一两天有机会一起吃顿饭,于是通过电话,似乎隔着电话也在一起吃饭了。

  说起来,两人牵手组成幸福家庭,红绳就是11号线。20098月,王青和郑凯同时被调到11号线嘉定西站“拓荒”。王青说:“大家两个是与11号线一同成长起来的‘革命情侣’。在那段最艰苦的日子里,大家互相扶持关爱,最终走到了一起!”谈了两年恋爱,2012520日,王青和郑凯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20137月,两人的爱情结晶———一个漂亮的女孩出生,家变得更温暖了。

  谈起家庭生活,王青言语里抑制不住幸福和感恩,她要感谢一起生活的婆婆,平时婆婆担起了家务活,自从结婚后,她就没烧过一次饭,每天婆婆都会问清楚王青是否回家吃饭,如果回家,再晚都会有热好的饭菜等她。丈夫作为地铁人,也很理解妻子的心愿,201511号线迪士尼站开通前,王青征求丈夫的意见,郑凯大力支撑她去,让她不要操心家里的事,做好工作。在开通前最忙的时候,两人几乎见不着面,半个多月时间,没有在一起吃上一顿饭,难怪两口子现在每次不在一起吃饭时,都要打个电话说几句悄悄话。

  作为上海地铁的“微笑大使”,王青总是用她那“天使般的微笑”服务每一位乘客。对她而言,乘客不仅仅是行色匆匆的旅行者,更是需要自己用心去对待的“家人”。然而,王青对女儿却有着一份歉意。虽然和迪士尼乐园近在咫尺,但王青却始终没能陪女儿一起去玩一次。曾经有一次,王青好不容易抽出时间,计划陪女儿一起去迪士尼,然而到了出游当天,又有工作需要她处理,最终还是缺席了家庭活动。难怪,王青说她有个心愿,要和丈夫、女儿一起全家游乐园。

  高能站长刘伟璋敢做“拓荒牛”

  乍一看,还以为遇到了潘玮柏。刘伟璋,这位江苏路站车站站长,是11号线有名的帅哥,也是一位霸气十足的行车业务技术控,曾在集团技术比武中获得第一名,多次被集团和企业授予技术能手、岗位标兵、优秀员工等荣誉称号。

  从来就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14年的地铁生涯,刘伟璋一半的青春和汗水都奉献给了11号线,是这条线上出了名的拓荒牛。“看着大家的地铁列车从穿梭于农田,到现在通行于城际之间,这7年,我见证了11号线在慢慢变长、变得越来越好,我也在这个‘家’里渐渐成长了。”200911号线开通前半年,小刘就提前驻扎到嘉定站“拓荒”。那时,车站附近一片荒凉,吃饭、上个厕所都要走半个小时。11号线开通后,他接任安亭区域站长,2010F1第一次来上海比赛,散场时上赛场瞬间客流高达四五万,压力着实不小,不过,这也为2013年上赛场站的扩容改造提供了借鉴。

  最让刘伟璋牵挂的,还数201411号线花桥段开通,他亲自把它顺利地“嫁”到昆山,“交接磨合的那段日子最难了,花桥段是上海地铁首个出市域的站段,上海、江苏分属两个区域,花桥站段的车站值班员大多是新手,车站各类使用规程和应急预案的资料都不齐全,管理起来难度不小,车厢里的黑色小广告、车站治安管理、公交配套预案等等,都要协调好。”为此,他利用业余时间编写了一套花桥段站应急预案,工作之余还给员工上课讲解传授故障处理的经验,保证了全国第一条跨省市地铁线路的顺利开通。他说,我喜欢挑战,从无到有,不是很有成就感嘛。

  可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份霸气来自他对技术的自信和对业务的执念。他经常利用业余时间钻研技术,对业务有着一种近乎苛刻的追求。“除了开地铁,他站里的活儿,哪样不会?反正事无巨细,样样都管,样样都拿得出手。”不少人这样评价刘伟璋。

  站长也是家长,如今,身兼2号线和11号线江苏路站站长的刘伟璋,针对211号线换乘大客流的走行特征,创建了一套急疏散方案,又开始一段新的征程。

  司机谢超的两个“家”

  在许多人来看来,地铁精准、便利、高效,列车车厢给人带来冷冰冰的感受,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过列车回家的景象,没有看到过列车司机的家。

  每天晚上10点之后,川杨河基地就热闹起来了,两三个小时里,一辆辆地铁列车陆续回家。“列车回家”仿佛不很合适———列车是没有灵魂的机械,而“回家”两个字则洋溢着无数的情感。其实这并不矛盾,几十年前,张爱玲就描述过当时上海电车进厂的情景,“一辆衔接一辆,像排了队的小孩,嘈杂,叫嚣,吵闹之中又带着一点由疲乏而生的驯服。”再正常不过的电车进厂被张爱玲说成是“电车回家”,充满了童趣和温馨。

  时光流转70年,上海的公共交通主力由电车变成了地铁,但是张爱玲笔下的景象仍有相似之处:一辆辆列车乖乖地入库,好似等待上床的“孩子”,司机检查完毕后,会和基地的工作人员交接,转交维护,又似给孩子“刷洗”。在地铁基地待上一晚,看似冰冷的列车变得温暖起来了。

  川杨河基地不仅是列车的家,也是司机们的家。谢超是11号线的地铁司机,因为工作关系,每周他都会有两天需要住在基地旁边的司机公寓。一般来说,每隔两三天,地铁司机就要上一次晚班,晚上10点左右第一批入住的司机,第二天凌晨三点多就要出车,凌晨12点入住的司机,最晚5点也要起床。为了保证司机睡眠,确保第二天安全运行,地铁企业在每个列车基地里都有司机公寓。

  司机回到公寓,企业会给司机们准备好夜宵,经历独坐在驾驶室里“孤独”的一天之后,这是司机们最快乐的时候,大家边聊边吃,与其他行业比起来,这些每周都会同吃同住的司机间的友谊也会更深厚,难怪谢超会把司机公寓看成自己另一个家,把同事看成自己的家人。“司机都有两个家,在一个家里时,就会想起另一个家。”谢超的话里,平淡中又充满着牵挂。

  “快手”朱宏生心系“家”里那本“账”

  “29341200张票卡,装入3个票筒”,11号线值班站长朱宏生一战成名,在2014年二运企业第二季达人秀中,夺得装票盒比赛冠军。

  为什么会怎么快?又怎么做到这么快?朱宏生有点腼腆道:“多练练,熟能生巧呗。这是站务员的基本技能。”可内行看门道,这活儿绝对不简单。朱宏生在2号线车站那会儿,并没有纸币分币机,所有的纸币清点工作都要靠人工完成。运营结束后,就轮到一天的票务结算。“感觉总是在与时间赛跑,每天三、四十万的纸币一张张清点出来、填台账、写解款单、封封包、理备用金、装票卡等等的工作,容不得有半点差错。”朱宏生说。

  2007年,初出茅庐的他在2号线静安寺站担任站务员。静安寺站的客流量常年居高不下,练就了朱宏生快速处置的本领。“如果我慢一步,那可能有许多乘客会因此耽误好几步。用我的快一步,换大家的好几步,我觉得值了。”当被问起何以“快”时,他笑着说。

  2009年,朱宏生调到11号线真如站担任值班员,线路还未投入运营,他已经对车站的设施设备进行了“排查摸底”。刚开通时,设备在新的环境下总有些这样那样的“小脾气”,朱宏生解决各种疑难杂症,总能手到擒来。

  在常人眼里,一个地铁站务员的工作很平凡很普通,但是管好站里一本账,让乘客安心、舒服、顺利地搭乘地铁回家,这背后的艰辛和付出却不简单。

  90后薛峻翔传承新家风

  16岁从南京只身闯荡大上海;18岁当上了学生兵,世博会期间驻守卢浦大桥;退伍后应聘加入11号线,成为一名年轻的列车司机……90后帅哥薛峻翔有段传奇的过去,但是更让大家称奇的是,他在上海的“单人宿舍”里珍藏着一套24本祖传的《礼社薛氏宗谱》,闲暇时会翻一翻读一读。

  据说薛家的祖先可以上溯到宋代,如今在无锡还有薛家祠堂。小薛说,父母在梅山矿区工作,自小家风甚严,每天严格规定作息时间,违规的话责罚很重。“爸爸小时候经常会拿出家谱,说说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后来到部队当兵,再下地铁开车,守时遵纪,诚以待人,这些薛氏家训,我都时刻铭记。我是薛家传人,应不辱家风。我也是地铁人,爱这个职业,就要兢兢业业。”为了上班不迟到,薛峻翔特地买来三个闹钟,确保万无一失。

  在大家眼里,他不仅是个称职的司机,还是个会弹琴唱歌、烧得一手好菜、多才多艺的90后大暖男。看他的朋友圈,发现一个人的单身生活也能过得活色生香,有滋有味。他有时会跑到菜场买条龙虾,做一份精致美味的“一人食”;同事们特别喜欢来他家蹭饭,赞他烧的家宴色香味俱全……

  小薛说,他和11号线还蛮有缘的,因为爸爸的生日就在1111日。百善孝为先,往年他都会从上海快递生日礼物给梅山的老爸。“其实都是我爱吃的零食,”他调皮道,“今年我网上订了些大闸蟹给他,我爱吃,他应该也爱吧。”90后大男孩送礼就是这么“任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