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

三进安宁病房

发布日期:2017-07-28 浏览次数:23

“胡阿姨,今天感觉怎样”? “嗯,还不错”,胡阿姨点点头,此刻,她的脸上充满宁静与安详,社工妙妙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好放下了。这是胡阿姨的第三次进入安宁病房。前两次住院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还记得胡阿姨第一次入住安宁病房时,大家都会用个“作”字来形容她,整天不是说这里的医疗水平不如大医院,就说晚上睡得不好;又或者吃的不好;每次看到医生护士查房,就会问“医生,我这病几时能看好啊?”每次听到这些话,她的儿子总会对着医生眨眨眼,大家马上心领神会。为了更好的照料胡阿姨,他儿子请来护工帮忙,希翼能减轻家里人的负担,但胡阿姨并不领情,总说护工笨手笨脚的,所以依然让老伴和儿子24小时轮流陪护着,甚至不能脱离自己的视野,整整一周,全家被折腾得筋疲力尽。社工妙妙通过病房探访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就找儿子进行沟通,希翼他能把病情如实告知母亲,但她儿子坚决反对;“我母亲胆子很小的,我就是怕她知道后害怕,承受不了。”“但是你们这样一直瞒着,她就无法对自己的疾病有正确的认识,也没办法对治疗做出自己的决定,这样你认为对她是最好的吗?”妙妙看着一旁面露难色的儿子问道。“不管怎样,我还是想带她到大医院再看看。”看着儿子坚定的眼神,妙妙无言以对。其实胡阿姨发现疾病时就已经被诊断为卵巢癌晚期,没有一家医院肯收治。在其他医生的建议下,来到大家安宁病房。但是每每想到母亲没有手术或者放化疗,家人总有些心不甘。“肯定有医院可以治疗这病的吧”,带着这个信念,胡阿姨儿子带着她离开了安宁病房。

来到了第六人民医院,六院给出的答案是:病人年龄大,心肺功能差,无法耐受手术,保守治疗。无奈之下,在医院不肯收治,家里又无法照护的情况下,胡阿姨又一次来到安宁病房。原本想着这次胡阿姨肯定会安安心心的住下了,谁料到又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胡阿姨的妹妹从外地远道而来,一踏入安宁病房,就找儿子质疑道,“你们怎么能这么不孝,把你母亲送到临终病房,难道你们眼睁睁地看着她在这里等死?”社工妙妙看到后忙说明道:“临终关怀的目的是减轻患者的痛苦,让她舒适有尊严的离去,既不加速也不延缓死亡”。尽管妙妙一次一次跟家属进行沟通说明,但面对亲属们谩骂与指责,胡阿姨的儿子只能又一次选择逃离安宁病房。

几度辗转,他们来到了红房子妇产科医院,此时的胡阿姨腹痛难忍,手不断地捂着肚子,经检查诊断为卵巢癌伴多处转移,腹水,细菌性感染,由于处于癌症终末期,所以只能姑息治疗。在医院不肯收治的情况下,胡阿姨只能在急诊室走廊里度过了整整三天。此时,胡阿姨想到了社工妙妙,在万般无奈之下,她拨打了妙妙的电话。“胡阿姨,你还好吗?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听到妙妙电话那头热忱的问候,胡阿姨的内心感到无比温馨舒畅。此时的她不顾家人反对,坚决要求再入住安宁病房。

三进安宁病房,让胡阿姨深刻感受到:“原来这里才是最适合我的”。也许她的内心还不够强大,但每天看到医生护士尽心付出,帮助减少身体上的疼痛。医务社工无私的关爱,解除她内心的恐惧焦虑。志愿者们的爱心陪护,让她不再孤单害怕等等,所有的一切一切,让胡阿姨感到安心坦然,此时舒缓疗护的理念也已深入到她的骨髓,这位昔日的光学仪器工程师,终于在“我的死亡我作主”的信念下,作出了生命最后的抉择。十天后在安宁病房里,社工妙妙握着胡阿姨的手,陪伴着走完她人生最后一程。

春夏秋冬,生老病死,每个人都会在急遽地老去,也终将在某个时刻遁入晨雾或暮色。当医学上已经判定大家余日不多的时候,大家是要插上各种管子,接受冰冷的仪器摧残;还是给自己选择一种舒适有尊严的方式离开呢?“尊严死”不是“安乐死”,而是缓和医疗的一种,是在人们进入生命末期的时候,医疗机构为病人提供缓解一切疼痛和痛苦的办法,综合照顾患者的心理和精神需求,将死亡视为生命的自然过程,既不加速也不延缓死亡,让病人平静而无痛苦地离世。

琼瑶阿姨曾经说过:“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愿有尊严的离去不再是个美丽的童话。

 

编辑:缪沈琴

单位:上海市长宁区程家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地址:延安西路3499

电话:15800304908

邮箱:chenqiaowu73@126.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