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发布日期:2017-07-28 浏览次数:23

她和企业的缘分很是奇妙,几次的分分合合,如果有时候再让她重新选择,可能结果都会不一样。但就像两个相爱的恋人一样,彼此吸引的气质,终究会牢牢的联系着双方。

 

她说,人是群居动物,没有人愿意孤零零的存活于世,人生在世都在寻求一种归属感、安全感,然后才会有责任感、使命感。她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早早的接触了东方雨虹。2010年来到东方雨虹的她,用相见恨晚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第一次听到东方雨虹是因为它出现在自己的竟争对手里,并且是唯一的竟争对手。当时合作过很久的一个高品质总包,关系特别好,一直在做外资在华的项目,但是遇到一个新的国产项目时,客户副总很无奈的对对不起,这个项目业主指了东方雨虹,我真的没有办法帮你了。马上上网查询的她看到了这样一串字眼:防水行业第一个上市企业、中国第一、销售量第一、排行榜第一、这个第一、那个第一……“总之有很多个第一,当时它在气势上就让我仰视了,这是生性好强的她第一次在工作上有了无力的感觉。

 

后来,在原来台湾企业遇到了挫折。上网投简历,没有第二家,只投了东方雨虹这唯一的一家没想到过了两天就收到了应聘通知,来了后先从办公楼看到了大企业的高大上,再从各个面试官的言行谈吐上看到了大企业的大气场、大作风、大氛围。幸运的是:领导当场拍板说:我从来没有当场决定过要哪个员工,你这个人,我当场拍板要了,你愿意留下吗?当时欣喜若狂,终于来了。

 

来到企业不久,遇到工厂一位同事生病,企业召集捐款,大家都捐出自己的一份心一份力,人多力量大,终于帮助同事渡过了难关。那时知道东方雨虹就是员工的后盾、是员工的家,它给员工的温暖就象战场上战士之于祖国母亲一样。

企业的支撑和领导、同事们的帮助,使热血沸腾,在试用期内来企业第一个月就签订了一个美国项目。这更激励了勇往直前、乘风破浪!东方雨虹的平台是前所未见的良好、强大,东方雨虹的学问氛围是前所未见的积极、浓郁。仿佛人的整个身心都上升到了一个的境界。经常情不自禁很骄傲的跟周围朋友和原来同事说起东方雨虹的种种美好,这也使原来企业的同事纷纷跳槽来到了东方雨虹。东方雨虹给的能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大家是一个团队大家是一家有实力的大企业

本来故事的叙述可能将会这样平静地展开,在一家优秀的企业里一个优秀的员工的故事。但是她有一个比较特别的爱好,让故事多了一些波折。

是一名驴友、背包客,经常徒步穿越沙漠、原始森林、无人区等,每当出去时就会经常跟同行的驴友们提到企业,走一路讲一路,每每到最后,他们都会问一个相同的问题你们企业还招人吗?

那年徒步穿越世界第四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时,大家背着各种生存物品,最多的是水,一路走的太辛苦太累。终于爬到一个海拔超高的沙山后,手机有了短暂的信号,的手机短信息滴滴的响个不停,大家散落在地上暂停喝水休息时,打开手机,几十条信息:其中有客户的问候、有企业领导的关心。清楚的记得,她们业务部一位领导发的信息是现在到哪里了,还好吗?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了信号报个平安。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不再走的那么累,一路给大家讲企业,讲各种活动、各种趣事,讲这个大家庭的温暖、开心、团队协作,讲亚洲第一、世界前十,讲遍布全国的网络和生产基地。同行的12个驴友里面竟然有8个人知道东方雨虹,甚至里面还有一个同济大学的硕士买过企业的股票,还有另外一个男孩说他对企业下过很深的工夫研究过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边走边聊,竟然也不感觉那么累了、太阳也不感觉那么大了。在这午后四五十度的茫茫大沙漠里,一群人竟然越聊越开心,步子轻快了许多。徒步走出沙漠后,大家分开时,所有的驴友都对东方雨虹有了深刻的了解,竟然又被问到了同一个问题你们企业还招人吗?

一个企业的学问归根结底是它的向心力和凝聚力,走过的企业,只有东方雨虹做的最好

一个假期,曾经和她一起玩户外好多年的一个领队在一次探险中为了给大家探路遇难了,另一个队友为了救他也一起遇难了。还没有回到上海时,资讯就已经铺天盖地,电台、电视台、报纸都在报道这件事,当时的领导听到后马上打电话问的安全,当电话接通领导听到的哭声后,马上说你安全就好,我听到这件事马上就想到了你,保重身体、节哀顺便,注意休息。她在伤心难过的同时心里升起了一股温暖,被称为安全感的东西

为了完成领队的遗愿,沿边境行走中国大环线时特意去走了罗布泊,罗布泊是一个很传奇的地方,彭加木死在里面至今没有发现尸体、余纯顺也死在里面、还有神秘的楼兰古城,至今在里面神奇死亡而找不到死因的好多起,据说很少有人能活着出来。那时她的几个驴友为了完成领队的遗愿而自发的去走珠峰了,川藏线、滇藏线、青藏线、新藏线、飞机线,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公路的、铁路的都有她们的驴友,他们拉萨聚齐,一起走珠峰。而那时一个人在新疆,一定要去罗布泊完成领队的遗愿,知道一个人去会非常危险,活着出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于是在库尔勒找了很久才找到同行的人,在出发前留了遗嘱,把身后事都交待好了。在马上进入罗布泊还有两个小时就没有信号时,那位领导发信息告诉他自己去罗布泊了。信息刚发出去,马上领导就打了过来,他问为什么去冒险,当他知道去意已决时,告诉一定要活着出来,有信号后马上给他打电话,他好放心。当时热泪盈眶。这就是东方雨虹的领导,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东方雨虹的孩子,就那只风筝,线的另一端一直在东方雨虹的手里牵着,就算飞的再高飞的再远,也飞不出雨虹的心间。当历尽千辛万苦,在茫茫的沙尘暴中活着出来后,在茫茫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无人区有信号时,第一个给东方雨虹的家人们打电话报了平安。

当她在走中国大环线的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里,经常接到企业的电话,有时是大家在开会询问问题,有时是同事业务上遇到了困难,都会第一时间帮大家解决,在此期间还帮企业收了几笔款项、签了几个合同。虽然那段时间人不在雨虹、但是心却在雨虹,一直没有离开过雨虹。在走中国大环线的时间内,接到过很多竟争对手抡锄头的电话:西卡、卡莱、宏源、卓宝、还有原来老东家更是董事长夫人亲自上阵,每周一个电话,全部婉言谢绝。但是当走完大环线,接到人事部同事一个信息,就立马回来了。这就是的雨虹情结:爱你,没商量!

    她是特别的,因为自己的经历在雨虹进进出出,但和企业的联系始终没有断过。因为彼此吸引,因为彼此认可。但她也是雨虹大家庭里众多成员中普通的一人,因为大家都是如此深爱着这个集体。她现在是宝山业务部一名普通的业务员,她叫李中华。她很开心,自己现在依然在东方雨虹这个大家庭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